• 【学习时刻】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谈“一带一路”:构建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新逻辑 2019-03-23
  • 2018全国两会·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·奥一网 2019-03-20
  • 长治市民今后办理出入境业务可享受“一网通 一次办” 2019-03-20
  • 强化精细管理 曾文明调研城市美化靓化工作 2019-03-10
  • 多地酝酿省属国企整合“新动作” 2019-03-10
  • 北京市北京奥吉通国门4S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02-22
  • 今天是“人民日报”的七十岁生日吗?祝贺她生日快乐!虽然我们的祝福有点微不足道,还是祝福我们的人民日报越办越好! 2019-02-22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Cheng Li:过去五年中国在多领域取得巨大成效 2018-12-04
  • 贵州瓮安:荒坡变花海 美景引客来 2018-12-04
  • 专栏

    幸运28在线投注平台:“一刀切”开启P2P清退潮?小而美平台不应昙花一现

    来源:一点财经 作者:一点财经 发布时间:2018-11-18

    辛运28app www.qmyls.com 近日坊间传闻杭州多家存量在1亿以下的P2P平台被监管部门清退。而据此前公开信息显示,湖南和广东两地已开始对网贷机构进行取缔、劝退。

    对于那些曾经以“小而美”为自豪的网贷平台,也许会在整个监管收紧的大环境下凋谢。曾经的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,变成了昙花一现。对于规模较小网贷平台的清退,我个人感觉应该遵循市场规律,不盲目的“一刀切”,到了清退环节,重点要?;こ鼋枞死?。

    一、不要盲目“一刀切”

    从客观中立的角度,我们不能拿网贷平台的业务规模、待收、交易量来衡定网贷平台的风险大小,这些“过往业绩”也不代表平台是否暗含着风险。若完全按照交易量、待收余额等“成交指数”清退平台的话,就等于是“一刀切”。小平台未必有风险,大平台也未必是安全,应该注重的是网贷平台的业务形式和网贷平台本身的风险。

    如果按照风险的定价逻辑来看,往往越大成交量的平台,所蕴含的风险越大,小交易量的平台“船小好调头”。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:今年暴雷平台的整体待收超过1200亿,其中5亿以上平台合计待收占比超80%。

    大平台一但暴露问题,最为受伤的是出借人,往往存量大的平台,贷款余额较高的平台,涉及的出借人、借款人也非常之多。然而,现阶段网贷平台进入了整治合规的关键时期,“用体量绑架监管”、“大而不倒”是否真的存在?化解平台的风险,并非朝夕,倘若单纯的“切掉”小平台,反而会让这个市场丧失信心。

    用体量来衡量平台是否有风险的做法并不科学,也不严谨,反而容易让整个市场失去信心。这个问题我们要从源头说起,在2017年底,监管层透露出“新设立网贷平台”(2016.8.24以后设立)原则上不允许备案。现在有传存量业务小于1亿平台清理退出,从市场角度等同于“关闭”了网贷平台的发展之路。就算网贷平台未来完成备案合规,也不会有“新设平台”进来,整个市场缺乏了活力。

    对于监管来讲,从经营成本角度考虑,小平台也许在整个合规中没有什么优势。比如:银行存管对接,出具法律意见书、专项审计报告,小平台或许没有这样的物力财力。银行存管动则百万投入,不仅仅是需要金钱,更是需要相应的配套技术。“硬件”上的短缺也不能成为判断平台有风险的依据。需要监管注意,有的小平台依旧是合法、合规的去做,体量小不代表着不合规,人不多并不代表着有风险。

    历经雷潮,网贷平台最大的风险依然是来自于资产端的违约风险,和网贷平台自身的内部控制风险、实际控制人的道德风险这三类。

    二、从小做起是基础,不能因未来风险而抹杀

    说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例子:曾经看过郭德纲先生的自述,德云社最早成立在90年代,那时候德云社只不过是一个小剧场。大家众所周知,相声在90年代到本世纪初的这段时期是处于一个“低谷期”。名不见经传的郭德纲先生,当时创办德云社的时候也是过“紧日子”。按照当时的规定,这种“小剧场”取缔它也是在情在理的事儿。然而,谁也没想到,德云社现在成了一个非常知名的相声大剧场。

    谁都是从小做起。

    我个人的观点来讲,网贷平台的发展也应该顺应市场环境,监管作为监督方应该是顺应市场发展,防控风险发生。不能感觉某一类平台要发生风险,从而就阻断平台的发展,风险的源头并不在于平台的大小,而在于业务模式。

    今年的“风险释放期”我们不难发现,一些“头部平台”出现了严重的问题,在摧毁着出借人的信心,也给整个市场带来了不稳定的因素。有出借人指出,压根没想到这家平台会出问题,自己也是个老投资人了,之前宣传的那么好,还是出现了问题。

    整个市场缺乏透明性就等同于隐藏了风险。当然我们不排除有些小平台“挂羊头卖狗肉”打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的名义从事着非法集资的活动。其实,这种监管方式我们不妨看一下私募基金的监管。

    对于私募的监管中,如果管理人在取得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六个月内没有发新产品,那么就要取消管理人资格。如果私募基金管理人在清盘最后一只管理基金,并一年之内没有发行新产品,同样取消管理人资格。该政策是鞭策和激励私募基金管理人,拿到私募“牌照”,就要好好用,并且有存续的私募业务。并没有按照私募基金管理人的规模来划定,没有说管理规模不足多少就不允许干。

    所以,从业务上进行监管是非常有必要的,单纯的论规模、讲背景确实有点武断。之前监管对于网贷平台的合规备案,也是表达了合规一家、备案一家不设有门槛限制。那么,对于真真正正做业务的那些平台来讲,是不是也要给一次机会?

    三、若要退出,?;ず贸鼋枞死?/strong>

    对于那些确实存在违法违规的平台来讲,应该予以清退、退出。但是,光有退出的想法还不够,更应该重点?;こ鼋枞死?。

    对于那些监管认定的有问题的小平台,如何去认定它有问题?有没有明确的公示问题?或者有哪些条件没有达到?应该给予明确的公示。

    再者,从出借人?;だ唇?,如果清退出小平台,出借人的权益如何能够进行有效的保障?良性退出机制已经开始施行,然而真正做到良性退出的平台还是屈指可数。如果监管此次再次清退小平台,也代表着网贷平台将在今年遇到第二次“退出潮”。前一次是暴雷引发的退出,这次是小平台受到监管引发的退出。

    对于出借人来讲,平台的退出最关心是自己的本金是否能够得到保障?是否能够平安的回来。那么如果监管部门在同一个时期,集中让小平台退出,同样会引发整个市场的动荡。在良性退出机制没有完善,没有完全落地的前提下,让网贷平台“裸退”还是需要慎之又慎。

    不可否认,由于网贷涉众较广的特殊性,监管部门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,同时也存在人手不足的挑战。但由衷地希望监管部门充分考虑和了解整个市场,不要让小规模的网贷平台昙花一现。

    对于大多数的平台来讲,网贷这个业务之所以想继续的做下去,不仅仅是为了赚钱,同样也是一种对于行业和市场的认可。网贷行业的门槛不应该体现在交易量的大小上,而是应该体现在合规、透明、团队的专业性上。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以来,各种民营企业和民营经济不仅给市场带来活力,也带来了创新。我们不能去判断未来风险,只能够防范风险,希望监管部门不因单纯的考虑风险防控而进行一刀切。整个市场需要活力,昙花一现终究不能长久。
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谈“一带一路”:构建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新逻辑 2019-03-23
  • 2018全国两会·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·奥一网 2019-03-20
  • 长治市民今后办理出入境业务可享受“一网通 一次办” 2019-03-20
  • 强化精细管理 曾文明调研城市美化靓化工作 2019-03-10
  • 多地酝酿省属国企整合“新动作” 2019-03-10
  • 北京市北京奥吉通国门4S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02-22
  • 今天是“人民日报”的七十岁生日吗?祝贺她生日快乐!虽然我们的祝福有点微不足道,还是祝福我们的人民日报越办越好! 2019-02-22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Cheng Li:过去五年中国在多领域取得巨大成效 2018-12-04
  • 贵州瓮安:荒坡变花海 美景引客来 2018-12-04